• 公司新聞

    COMPANY NEWS 返回列表

    《中國有害生物防制》雜志采訪重慶清道夫公司總經理余湛

    發布時間:2020-07-10  點擊數:

    文章作者:《中國有害生物防制》執行主編 丘柳玉

     

    1.jpg

     

    按語:

    今天接受采訪的主角,余湛,生于1982年。采訪結束后,一遍一遍地重復聽我們的談話,卻依然下不了筆。不是因為故事不夠精彩,而是在伴隨企業成長的20年里,感慨這家企業年輕的領導者經歷了許多人一輩子都未曾經歷的磨難,擔心任何筆墨去輕易定義他,都略顯草率。一路都在不斷克服和突破著自己的局限不斷向前,克服著農村的出身,克服著生理疾病的挑戰,克服著管理的瓶頸,克服著學歷的局限,克服著價值觀的沖突......不斷自我否定,不斷自我變革,在探索中成長,在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交織中把企業建成自己想要的理想國“烏托邦”,把團隊從3人小組帶到百人規模,發展之路個性鮮明,率真無畏,明明有著不服輸的沖勁,卻又隱隱帶著“不較勁”的“水到渠成”。這會是怎樣一個故事?讓人心生期待。今天,讓我們一起走進余湛和重慶清道夫環保服務有限公司的故事。

     

    2.jpg

     

    【企業簡介】余湛親率的重慶清道夫環保服務有限公司創立于2000年,公司始終秉持“診蟲治境、和諧共生”的企業理念,強調“蟲只是結果,而不是原因”的蟲害管理思路。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理事企業,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服務機構企業能力等級A級企業,是重慶有害生物防制領域先行者之一,是重慶市第一批有專業資質的PCO公司。通過了ISO體系認證,獲得了“質量管理體系認證證書”、“環境管理體系認證證書”、“職業健康安全管理體系認證證書”。公司曾榮獲“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行業優秀新銳企業”“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行業30強企業”稱號,企業商標榮獲“重慶市著名商標”;連續多年榮獲“重慶市PCO優秀服務公司”等;重慶市江北區守合同重信用企業;重慶市江北區先進黨組織等。同時,余湛還是中華醫學會PCO學組成員、中華醫學會蚊蟲學組成員、重慶有害生物防制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

     

    01 我和優秀的哥哥余丹:2010年,我曾懇求他別離開 

           “我哥哥余丹,是清道夫最初的創始人。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從小到大,非常愛學習,與我是截然不同的人,我從小調皮搗蛋愛惹事。小時候家里窮,但是每逢搬家,啥家當都沒有,最多、最重的、最遭來幫忙搬家的親戚朋友罵聲的——就是我哥哥成堆的、舍不得扔掉的書。在重慶又潮又冷的大冬天里,我哥哥寧愿沒有棉衣,忍饑挨餓,也要買書。他的音樂、書法、哲學......無不出眾,優秀已經成為他的習慣,滲透在他的骨血里。無論他在哪個學校讀書,都是佼佼者、學霸、人尖子。盡管他只有中專學歷,但我卻至今還沒有見過比他知識更淵博的人。”

    余湛以這樣一段對哥哥仰慕、驕傲又充滿著滿腔兄弟深情的話,打開了采訪的話匣子。 

    2000年1月7日,哥哥余丹創辦了重慶清道夫環保服務有限公司,整個團隊只有3人,余丹夫婦和一名正式員工。當時還在重慶一家摩托車企業當品控人員的余湛,領著不錯的薪水,偶爾下班后幫著哥哥去客戶單位噴噴藥,逍遙自在。2001年,清道夫業務開始繁忙起來,人手不夠,在哥哥的懇求下,打小兄弟情深的余湛毅然辭掉了輕松的品控工作,進入公司工作。2003年,“非典”來臨之時,余湛已經對公司業務如魚得水,并與哥哥一起帶領著團隊日夜奮戰在戰疫一線,為重慶市抗擊非典疫情立下了汗馬功勞。

    3.jpg 

    2019 登革熱滅蚊

    “我哥哥是一個非常出色的企業領導者。”在公司成立的第一年,第一單合同就拿下了重慶地標性建筑——重慶大都會廣場的除蟲滅鼠服務合同(4.8萬/年)。余湛說,“這在2001年初對蟲控服務認知度還非常低的重慶,這份蟲控合同屬于不低的起點。”在哥哥的領導下,清道夫公司蒸蒸日上,研發、管理、文化建設逐漸走上正軌。余湛以為,與哥哥并肩作戰、沒心沒肺只管埋頭努力的美好日子,可以這樣一直下去。然而,命運總會以猝不及防地姿態給我們撞開一扇充滿未知的門。2010年,哥哥余丹一家因宗教信仰而皈依佛門,與當時已滿10歲的清道夫公司劃清了關系,割舍了世俗牽掛。“我當時真的接受不了,哥哥嫂嫂一走,公司高層就都基本走了。而我當時只是公司工程部的一個小領隊,從未有過任何管理公司的經驗,舉目茫然。因此,我始終抱有幻想,希望他可以改變主意。甚至對他生氣地說,無法替他接下清道夫公司。”然而,為了追逐他的理想,徹底“斷舍離”,哥哥隨即攜家搬離了重慶。那一年,余湛28歲。哥哥當時決然離開的一幕,如烙印般烙在了余湛年輕的生命里,對于命運給的這份禮物,他至今回憶起來恍然若夢。所幸,哥哥留下的清道夫團隊,給了余湛無窮的勇氣、信心和堅定的擁護,勇敢撿起命運的戟,他鉚勁一路向前。今年,摸爬滾打中的清道夫公司迎來了20歲的生日,透過搖曳的燭光,余湛噙淚的眼里依然是那個優秀的哥哥——余丹的身影。

    4.jpg

    2020年“新冠”消毒

     

    02客戶近乎苛嚴的要求,倒逼我們打下了良好根基 

           余湛談起清道夫的第一個客戶,李嘉誠的產業——重慶大都會廣場。這個客戶從清道夫成立開始一直至今,已經連續簽署了20年的合同了。這20年間,大都會廣場管理層幾經更迭,清道夫依然是他們雷打不動的蟲控服務商。“2005年,重慶突然間多了不少蟲控企業。有些蟲控企業為了挖大都會廣場的合同,直接說第一年免費服務。但大都匯廣場都始終認定清道夫。”余湛不大好意思地說,“其實,20年前這家客戶的蟲控服務費標準,在20年后的今天,不僅沒有漲費用,反而略微下降了。但對于我們而言,大都會廣場這個客戶并不是簡單的客戶,在清道夫早期的成長史中,是帶著我們、逼著我們成長的老師,對我們有塑造引領之恩。

    5.jpg

     

    原來,20年前的重慶,還沒有外資蟲控服務企業進入服務,而大都會廣場是香港企業,習慣了外資蟲控服務的模式和標準,雖然與清道夫公司簽署了第一單合同,但卻依然不放心他們的蟲控服務質量,特地從香港請來了一家外資蟲控服務企業負責人到重慶,包機票,住五星級酒店,手把手地把服務標準傳授給清道夫團隊。“這么多年來,大都會廣場對清道夫的服務要求,從技術到資料,一板一眼,近乎苛嚴,卻為我們早期的良好的服務質量和技術標準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他們對工作一絲不茍的敬業精神,更是照亮了清道夫的職業精神之路。”

    如今,在清道夫的700多個客戶清單中,持續簽署10年以上服務合同的客戶比比皆是。商業合同,是有價的;而合同背后閃爍的信任與尊重,相互守望、幫襯下共同成長、共同收獲的力量,是無價的。任時間、人、物如何挪移變化,可以扎根、開花、結果,并保持永恒的,大抵只有那些沒有價簽的東西。

     

    03薪水“略高原則”工作10年以上的員工占1/3以上

      多年來,在有害生物防制行業,令不少蟲控企業頭疼萬分的就是——人才流失率高,不是跳槽了,就是自己開公司去了,或者干脆轉行了,常常掛在嘴邊最沮喪無奈的一句話是:“我不缺業務,我缺員工??!”然而,在清道夫成立20周年之際的統計數據顯示,持續工作10年以上的員工約占1/3,5年以上的員工約占1/2。且多年來一直保持員工的平均年齡在39歲以下。年輕而穩定的團隊,讓清道夫成為那個并非發展最快的、卻發展得從容而堅定的企業。

    2012年,成為“龍湖地產集團”集采供應商;

    2013年 ,“清道夫”商標榮獲重慶市工商管理局頒發的“重慶市著名商標”證書;

    2016年,公司產值上1000萬臺階,成為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理事單位;

    2017年,公司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頒發的蟑螂屋等7項實用新型專利證書;

    2018年,成為“重慶有害生物防制協會” 副會長單位;

    2019年, 榮獲高新技術企業證書;

    2020年, 公司獲得全國綜合實力30強企業榮譽稱號。

    6.jpg

     

    余湛直率地說,清道夫沒有什么用人秘訣。第一,充分信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第二,把合適的人放在合適的位置上;第三,員工薪水采取“略高原則”,承諾比當地同行高;第四,絕不論資排輩,能者上,庸者下。只要成績過硬,剛來沒幾個月的新員工照樣拿全公司最高的工資;第五,重“學力”,而非“學歷”。只要員工有持續學習、不斷進取的能力,學歷絕不是重點;第六,“忠誠”,在清道夫是“有價”的,工作年份越長,年資獎越高;第七,清道夫對離開的員工永遠持真誠祝福的心態。從清道夫出去自己創業的員工,多數感恩公司的培養,幾乎沒出現過詆毀或者挖公司墻角的情況,如今,這些從清道夫出來創業的企業在重慶有害生物防制協會獲得企業服務資質的已經十多家了。“能成為‘黃埔軍校’也是企業值得驕傲的事情。”余湛的言語中透著一絲難掩的自豪。

     

    04精神家園:企業內刊《診蟲治境》誕生 

       2015年3月,清道夫公司企業內刊《診蟲治境》成功創刊。“診蟲治境”由余湛的父親和哥哥親筆書寫。

    7.jpg

     

    這四個字,其實蘊含著的是清道夫的企業使命和目標——蟲只是結果,不是原因。作為專業蟲害風險管理服務機構,發心于保護環境和善待動物,不僅僅解決蟲害問題的表面現象,更是幫助客戶發現和清除各種造成蟲害風險的根源,從根本上避免產生蟑螂、鼠類等害蟲,減少人與蟲的沖突,讓人與蟲實現和諧共生。這個世界所有的生命是彼此互相依附,賴以生存的生命共同體。共生,有慈悲,融合的意思。余湛說,早期只是我們的企業墻報,經常張貼一些技術貼在員工內部分享交流,后來,許多專家和領導都覺得這個做法非常好,于是決定出刊物。創辦企業內刊的《診蟲治境》的主要初衷,還是為了員工。為了凝聚員工信心,開辟一個內部互相交流、共同成長的心靈空間,展示個人才華的平臺??纯础对\蟲治境》,你會發現,清道夫的隊伍,有文藝天才,有攝影大咖,有美術達人,有演講天才,有書法愛好者,有武術牛人,有足球迷粉,有昆蟲控,有新媒體網紅......在清道夫,似乎每一個人,都是立體的,是被允許、被鼓勵的一種“豐盈的存在”,“以人為本”,四個大字滲透在清道夫管理的每一根毛細血管中。

    8.jpg

     

    此外,早年清道夫在開辟市場的時候,很不招人待見,很多人無法理解我們蟲控工作的專業價值到底在哪里。這份內刊也是清道夫向客戶單位傳遞和普及科學蟲控理念的重要渠道,讓防制員在一線贏得應有的尊重。通過《診蟲治境》,員工參與企業文化建設的積極性和主觀能動性充分調動起來,客戶也能通過它更加了解清道夫,對客戶宣教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05我們想要的“烏托邦”:清道夫并不是一門生意想要的

           “烏托邦”,是指人類思想意識中最美好的社會(理想國)。

    每年的清道夫年終聚餐,別具一格。別家公司都是老板請員工吃飯,而在清道夫,卻是反著的,是員工請老板吃飯,還送禮物給老板。 余湛早些年身體健康狀況不太好。尤其非典前后,過重的工作壓力導致幾次住院大手術。“住院期間,整個公司的上下都對我噓寒問暖的,為了鼓勵我早點康復,做各種好吃的,寫卡片,做漂流瓶,做禱告,找偏方......各種科學的方式、迷信的方式全上了。跟我同一個病房的老年病人,都連說:我活到六七十歲了,辛勞付出一輩子了,住院了,連孩子都不能待我如此,你那么年輕,卻那么多人關心你,年輕人,你有福氣??!”余湛說,“醫院,是最能體會人情冷暖的地方,也是最能讓人看清欲望的地方,那時候我便深深地體會到,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遠比金錢和事業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溫暖’和‘真誠’。我的公司一直執行周末雙休制,鼓勵員工留有足夠的時間和家人相處。清道夫,不是一門生意,而是一幫志同道合的人能為所愛的人謀求好生活,能付出愛和感受愛的地方。”一天,余湛想要獎勵公司一位副總一臺車,可這位副總轉頭自己趕緊買了一臺車,并告訴余湛:你要是給了我車,公司還有那么多十幾年死心塌地跟著你的兄弟,你都能給嗎?多年前,清道夫的技術總監剛進公司,余湛知道他十分酷愛攝影,但個人經濟情況不允許他買更專業的設備,于是,余湛悄悄給他買了一臺專業單反相機。清道夫公司有一個工作了20年的大姐,外人看她對清道夫忙里忙外,操心付出,甚至公司財務緊張的時候,她把自己的錢拿出來幫助公司度過難關,不少都疑惑問她:余湛是你兒子呀?大姐說,不是,是我老板。 “哥哥曾說,公司的業務開拓,一定要做到‘不攀緣、不強緣’,才能讓跟著我們干的這幫兄弟們過上安心踏實的日子。”多年來,余湛謹記哥哥離開公司時的教誨,從不違背底線做出格事。當然,也曾因過于嚴謹小心而錯過不少本可以抓住的發展機會,但他說,我不后悔。

    人與人之間、人與企業之間的關系,就像鉆石,很多時候,你賦予了它怎樣的光,它便折射出怎樣的色彩。

    9.jpg

     

    06走出去、引進來,引入外資全新嘗試“打破發展天花板”

       2015年開始,跟隨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的國際交流步伐,余湛走遍了美國、澳大利亞等多個國家。余湛說,走出去,讓我大開眼界,同時也改變和提升了發展思維,能以更開放的姿態去迎接、吸納和嘗試變革。

    近年來,中國蟲控市場良好的發展形勢讓各類資本蠢蠢欲動。2019年,美國特斯科公司以收購中國本土蟲控企業部分股份的方式正式登陸中國。清道夫公司等企業成為第一批引入外資的“吃螃蟹”企業。前有外資企業能多潔、藝康、奧肯入駐中國市場的復雜之路,一時之間,特斯科獨樹一幟的收購模式,行業上下眾說紛紜,也充滿期待。

     

    10.jpg

     

    筆者“不懷好意”地問余湛:您和您的團隊是因為什么原因決定引入外資?是因為錢足夠誘人嗎?余湛說,“其實,對于清道夫的業務能力來說,引入外資,“錢”給清道夫帶來的意義是微小的,但是,清道夫已經20年了,客觀地看自己,企業在此時的優勢,也可能會成為制約未來發展的劣勢。因此,引入新的管理理念和視線,引入外力來審視清道夫的發展弱項,沖擊和逼迫清道夫實行自我革命,打破我本人和公司固化的思維局限,突破發展天花板,公司發展越來越規范,員工的前景越來越好,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這也是我對公司下一個十年計劃最大的期待。”讓我們共同期待。共同期待并祝福余湛和他的“烏托邦”清道夫。

     

    【企業大事記】

     

    2000年 1月  重慶清道夫環保服務有限公司成立

    2000年 1月  簽約第一單蟲控業務“重慶大都會廣場”

    2001年 3月  通過重慶市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資質評審,成為重慶市第一批獲得“重慶市除四害專業技術質量認定證”的公司

    2006年 4月  通過了重慶市物業管理協會資質評審,獲得了重慶市城市房屋白蟻防治資質證書,并成為重慶市物業管理協會會員單位。

    2007年    成為“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會員單位

    2007年    任重慶市協會常務理事單位

    2008年    代表重慶PCO行業接待“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 陳煥兒副署長一行的交流考察。

    2012年    成為“龍湖地產集團”集采供應商

    2013年 8月  榮獲重慶市工商管理局頒發的“重慶市著名商標”證書

    2015年 3月  公司企業內刊《診蟲治境》成功創刊

    2015年 10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參加美國國家蟲害管理協會年會及藥械展覽。2016年 3月  榮獲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頒發的有害生物防制服務機構A級資質證書

    2016年    任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理事單位

    2016年9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參加澳大利亞第27屆亞大區殺蟲管理聯盟年會

    2017年3月  榮獲中國衛生有害生物防制協會頒發的“2016年度有害生物防制行業優秀企業”證書

    2017年3月  榮獲重慶市有害生物防制協會頒發的“重慶市PCO行業2016年度優秀服務公司”稱號

    2017年6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參加“世界害蟲日發布大會”

    2017年11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受聘成為“中華預防醫學會媒介生物學及控制分會有害生物防制業(PCO)學組” 成員

    2018年2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受聘成為“中華預防醫學會媒介生物學及控制分會第六屆蚊蟲學組”成員

    2018年3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受聘成為《中國有害生物防制》編委會委員

    2018年6月 公司通過中國質量認證中心(CQC)認證,獲得《質量管理體系認證證書》、《環境管理體系認證證書》、《職業健康安全管理體系認證證書》

    2018年11月  公司總經理余湛被選舉為“重慶有害生物防制協會”副會長,被受聘為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

    2018年11月  榮獲重慶有害生物防制協會頒發的“重慶市PCO行業2017年度優秀服務公司”證書

    2019年11月  榮獲高新技術企業證書

    2020年6月  榮譽全國綜合實力30強企業稱號

    2020年6月  榮獲重慶市江北區非共有有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先進黨組織”

     

    文章作者:《中國有害生物防制》執行主編 丘柳玉

    国产精品视频二区不卡